The best online YouTube downloader

苏联老电影《第一骑兵军》

影片取材于前苏联内战时期的一个历史片段。第一骑兵军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,在处于劣势的情形 下,急需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,扭转战局。军长布琼尼,一个目光深邃,留着一束哥萨克式浓密山羊胡的汉子,抵制了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特派员叶戈罗夫(苏俄领导人之一,后死于肃反)所代表的悲观情绪和撤退的命令,决定倾全力给予骄横的敌军以致命的一击。他的决定得到了政委伏罗希洛夫及各师指挥员的拥护。于是,一张伏击和突袭敌 军的大网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展开了。影片的上半部分集中描写大战前的不眠之夜,不同的人物对于即将到来的这场残酷大战的不同心态。淅沥不断的雨水,泥泞的道路,昏暗的灯光,军指挥所紧闭的门(军事会议在连夜进行,激烈的争论还在继续),士兵期待的目光,将大战前的紧张、压抑的气氛充分传递给了观众。直到凌晨指挥所的大门打开,布琼尼在众人簇拥下来到等待已久的士兵们面前,象征危机已化解,新的军事领导权已确立,骑兵军将得到挽救,士兵们激动的眼神和欢呼的场面交替展现,影片开始以来的压抑、沉闷、灰暗的基调才一扫而光,胜利的希望随着大雨的停止、天色的渐明而到来。在雾气弥漫的清晨,远处传来敌军马匹嘶鸣和渐渐进逼的辎重行进声,树林中、山凹里静静等待的红军战士急迫的眼神,战马在不安地抖动鬃毛。直到大雾渐渐消散,广阔的草原上两个骑兵阵营遥遥相对,一边是身着笔挺军装,装备齐全、趾高气扬的白色哥萨克,另一边是衣衫混杂,装备简陋但士气高昂的红色哥萨克。颇具戏剧性的是双方士兵都从对方的阵中发现了自己的老乡。白军首先打破了对峙。一名头戴黑毡帽,身披黑斗篷,毫不将对手放在眼里的白军军官一马当先,挥刀挑衅性地向红军阵前冲来。一时间红军官兵似乎被对手的气势所压倒,竟无人出马迎战。一位师长的脸上甚至紧张得渗出了汗珠。敌官在迅速迫近。只见红军阵旁有一骑冲出,迎面直取对手。两马在疾驰中相交,只见刀光一闪,一声闷响,敌官已仰面倒下,被战马拖带着从红军阵前掠过。这一切发生得那样突然,所有人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。当红军士兵认出这个率先杀敌的骑士时,顿时沸腾了。“军长!是军长!”自豪写满了战士年轻的脸,军帽纷纷抛向空中。军长布琼尼身先士卒手刃劲敌极大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,没等指挥员下令,所有战骑已随军长呼啸着冲向敌阵。 —————— 我的这个老电影视频频道不知怎么就被法轮功邪教组织看中。近段时间,几乎每天都有一个叫“李虎”的轮子来我这里捣乱,不晓得是公是母,强迫我听信它们那套歪理邪说,大肆刷屏,转贴的都是轮媒的造谣帖。足足闹腾了一个多月,发帖上百,不胜其扰,莫名其妙!我劝它要闹去那些专业反轮频道,如凯风网闹,在我这闹没有意义,赚不了几个功德,不要欺软怕恶。可轮子都是吃秤砣长大的,铁了心就赖我这了,劝也不行,赶也不走,反而威胁我说,它能理我算我福气,要它不理我了,我就完了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给它保证,从今往后,我每发一个视频,都要在网上找一篇揭露你们轮子的文章跟上,点击量高的帖子也要添上,干脆让你们闹个痛快,不闹不是人,让大家看看你们这点出息!你要不来闹了,就算认输了, 今天要给大家转贴的是:《李洪志洗脑刚结束,弟子纷纷晕倒》 自称主佛的李洪志不服中共曾经开的9000人大会,非要搞一个万人大会,以此超越中共。2016年5月15日,法轮功在美国纽约市巴克莱中心举办“法会”,李洪志按惯例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洗脑。为凑人数,把原本不是法轮功信徒的各色人种都拉拢来,且不说这种小儿心态有多幼稚,就是人来了,你李大师讲的那些有几个人信的? 更为讽刺的是,“法会”刚刚结束,就有多名参会的信徒晕倒在会场内外。“法会”刚一结束,一位从会场中走出的女信徒就突然昏倒在地,先是呕吐,接着不省人事。 执勤警察急忙拨打911叫来救护车。更为讽刺的是,“法会”刚刚结束,就有多名参会的信徒晕倒在会场内外。更为离奇的是,现场还有多名“弟子”突发急病。救护车从不同方向呼啸而来,红灯闪烁,围绕着巴克莱会议中心四周排开,气氛十分紧张。 李自称“成佛”后,不仅不像佛,反而更像个黑社会老大,动不动就威胁弟子,你这样做会下地狱,你那样做会有报应。你想看病,他横眉冷对,你无意中说了一句不好的话,他怒目圆瞪,如果你不听他的话,他郑重地宣布,你会不得好死。可是这次信徒们可是来听你话的,怎么也发病倒下了呢?真正的佛永远给人力量,给人安宁,这种老想着折腾别人,吓唬别人的,不是佛,是邪魔!